3歲被送尼姑庵!21歲嫁豪門「遭小三介入」流產無法再生育 涅槃重生「學五國語考碩士」終遇良人

1985年的一天,身懷六甲的陳美琪接到一位不速之客的電話。

電話是丈夫的情人打來的,言辭里充滿挑釁:

他已經不愛你了,你應該馬上離婚,立刻從馬偉清的家裡滾出來。

對於這樣的騷擾電話,陳美琪接到不止一次,各種污言穢語陳美琪只能照單全收,統統揉爛後藏在了心裡。

太多壓抑的情緒,讓她本就虛弱的身體更加不堪重負,接到這通電話後,傷心欲絕的她突然倒地被送進了醫院,經過搶救之後,她清醒了過來,但是孩子卻不幸流產了。

這一打擊讓陳美琪在病房裡哭得死去活來,然而對這一切,她卻絲毫沒有辦法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出院回家,已經生無可戀的陳美琪再次接到騷擾電話:「你就是一隻不會下蛋的雞」

聽到對方如此侮辱自己,陳美琪的心裡充滿了仇恨,是他們讓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,是他們讓她永遠失去了做母親的權利。

據說,打電話的始作俑者是一位擁有人間絕美的香港女星,當時風頭正盛無人可及。

而當時的陳美琪還沒有出演《新白娘子傳奇》,剛在TVB嶄露頭角後就選擇了嫁人息影,因此沒權、沒勢、沒背景、還沒手段的她只能獨自背負這份委屈。

在此之前,陳美琪的人生一直都是灰色的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01

1958年,她出生在香港一個普通的家庭里,自打娘胎里就註定了她不會有一個快樂的童年。

除了生活的貧寒外,更要命的是家中極其深重的「重男輕女」思想,而在她出生之前,家裡已經有了5個女兒。

因為生活所迫,她出生後不久,父母就把她送去了附近的尼姑庵,寺廟裡不養閑人,她從3歲開始,就開始被安排干一些力所能及的粗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寺廟裡的生活讓她自卑且敏感,她總把庵主的話奉作聖旨一般,件件力求完美,因為乖巧懂事,庵主對她也算憐惜。

儘管如此,她的心裡卻始終缺著點什麼,無數個孤身一人的夜晚,她都希望身邊能夠有一個關心她照顧她的親人。

可是對她來說,父母的愛、家庭的溫暖都只是她夢裡的奢望。

直到6歲那年,她才第一次回家。

那天是母親生日,二姐來接她回家團聚,本來師父是不同意的,庵里有庵里的規矩,怎麼可能說來就來,想走就走。

陳美琪第一次頂撞了師傅:「不論如何,我一定要走」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她來不及跟庵里的夥伴告別便向家裡飛奔,路上她激動萬分,想著一進門就能鑽入母親溫暖的懷抱,想著如何被父親的大手高高舉起,想著晚上媽媽摸著自己的頭,給她講有趣的晚安故事。

可這終究只是一場美夢,回到家裡父母對她就像陌生人,沒有一絲的親近,晚上明明睡在一張床上,卻覺得隔著十萬八千里。

她多麼想靠近一點去感受母親的體溫,可事實上她連翻身都不敢,生怕把母親吵醒。

她聽到的只有母親對二姐的埋怨:「誰讓你把她帶回來的?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這句話如今回憶起來,那種心酸依舊無比的深刻、清晰。

僅僅在家裡住了幾天,陳美琪就又被送回了尼姑庵,她沒有反抗,欣然接受了安排。

從那時起她就恍惚懂得了,這個世界上能依靠的只有自己。

到了上學的年齡,陳美琪被送進了當地的孤兒院,她努力讀書、學習、沉澱著自己,只是曾經那個讓她充滿幻想的家,她再也沒有回過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02

1974年,16歲的陳美琪已然長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,偶然的機會她報名參加了TVB的招生考試,沒想到容貌並不出眾的她竟然被錄取了。

從藝員訓練班畢業後,她加入TVB正式開始了她的演藝生涯。

1978年,陳美琪拍了自己人生中第一部電視劇《強人》,憑藉清冷獨特的氣質進入了觀眾的視野。

在這部長達118集的電視劇里,陳美琪雖然只是個配角,但卻十分搶眼,甚至比剛剛出道沒多久的新人周潤發還要吸引觀眾的眼球。

有了一個好的開端,之後的陳美琪各種邀約不斷,事業前景一片大好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可面對鋪天蓋地的機會,陳美琪卻一一回絕了,她以為自己遇到了比事業更重要的東西。

在一次舞會上,陳美琪邂逅了香港五大富商之一馬錦燦的公子馬清偉。

那天,不善交際的陳美琪獨自躲在舞會的角落裡,但因為其獨特的氣質,還是吸引了不少公子哥的注意。

素有「花花公子」之稱的馬偉清當然不會錯過如此精妙的美女。馬清偉擺出一副紳士的樣子,邀請陳美琪跳舞,但卻遭到了她禮貌地拒絕:「不好意思,我身體不舒服」

在香港,會拒絕他馬清偉的女人他還是第一次見,這也更加激起了他的興趣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之後,馬清偉暫時丟棄了身邊的鶯鶯燕燕,每天蹭在片場對陳美琪大獻殷勤。

第一天,劇組剛剛收工,所有劇組的工作人員都收到了精緻的晚餐。

第二天,馬清偉送來了宵夜,還不忘為陳美琪披上一件外套,溫柔地叮囑:「天涼了,別感冒了」。

第三天,馬清偉又在劇組精心準備了一場浪漫的告白,滿天飛的白色氣球,鋪滿一地的紅色玫瑰,隆重而盛大。

劇組同行的人員紛紛起鬨「在一起,在一起」,而陳美琪始終笑而不語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她對身邊的朋友說:「這樣的公子哥都是一時新鮮而已,過了這個勁就不會了」。

可再怎麼堅硬的心,也抗不住每日噓寒問暖的堅持。

原生家庭的影響讓陳美琪把對家庭的渴望刻在了骨子裡,童年的兩次被拋棄讓她對安定的生活,溫暖的家庭有著極度的渴望。

於是,在各種溫柔攻勢下,她答應與馬清偉戀愛試試。

沒有想到,在戀愛期間馬清偉依然如故,對她專情又專一,她的心牆漸漸被瓦解,她曾向身邊的朋友感嘆:

原來花心的人也可以很專一啊,我是多麼地幸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於是戀愛一年後,正是事業上升期的陳美琪義無反顧地嫁給了馬清偉。

婚後馬清偉不希望她繼續拋頭露面,於是她拒絕了所有的片約選擇息影,安心在家做起了馬太太。

可就在她剛剛享受到一絲家庭的溫暖的時候,各種關於丈夫的謠言四起,馬清偉又恢復了原來本性,流連於各種「花叢」之中。

剛開始,陳美琪是相信丈夫的,她不斷勸誡丈夫的同時,還到澳門攻讀了工商管理,希望能在事業上幫到馬清偉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03

1985年,陳美琪懷孕了,她無比激動和欣喜,她天真地以為有了寶寶後,馬清偉就能夠回歸家庭,他們也會重新幸福起來。

可誰知此時的馬清偉早已跟關之琳打得火熱,早把家庭拋在了千里之外。

此時,有香港第一美女之稱的關之琳,剛剛結束一段只有9個月的婚姻,順利搭上了剛接手父親資產的馬清偉,他們在公共場合打情罵俏,完全不把已經懷孕的陳美琪放在眼裡。

一次,陳美琪從澳門學習回來,發現本來在卧室的拖鞋出現在了客廳,床上還發現了女人的頭髮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她詢問保姆,保姆的一句話讓她手心發涼:

太太,你不在家的時候,關之琳經常半夜來家裡。

之後的日子,陳美琪經常接到小三的挑釁電話,「你很快就會被老公甩了」「你肚子大了的消息全世界都知道了」這種話不絕於耳。

陳美琪受不了搬出去住,可電話卻依然不斷,那段時間陳美琪整夜整夜地做噩夢,心情抑鬱的她無法忍受這種壓力,住進了醫院。

在醫院保胎20天,依然沒有挽回胎兒的流產,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,也永遠失去了做媽媽的權利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最讓陳美琪痛心的是,那個曾經許諾要保護她一生一世的丈夫馬清偉,從她住院一直到出院,一次都沒出現。

1986年,在經歷了巨大的打擊之後,陳美琪對馬清偉失望透頂,她選擇離開,結束了這段糟糕的婚姻。

04

宮崎駿曾經說過:

堅強,不是面對悲傷不流一滴淚,而是擦乾淚後微笑著面對以後的生活。

離婚後的陳美琪並沒有一蹶不振下去,她逼迫自己從痛苦中走出來,學習了五種國家的語言,取得了工商管理學的碩士學位,成為了娛樂圈裡為數不多的高學歷女演員之一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陳美琪積極樂觀地面對生活,繼續投身演藝事業,簽約之前的老東家TVB。

雖然名氣大不如前,但本來就看好她的TVB因為同情她的遭遇,給了她一個從頭再來的機會。

她也更加努力鑽研演技,在1988年拍攝的《絕代雙驕》里的移花宮主一角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電視劇《連城訣》中,她與老戲骨曾江飆戲也完全毫不遜色,雖然經歷了很多,但顏值和演技仍雙雙在線。

真正讓陳美琪又一次重回事業巔峰的,是1992年她與趙雅芝、葉童主演的電視劇《新白娘子傳奇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她飾演的對白娘子忠貞不二的小青,一身青衣,古靈精怪,調皮可愛深得觀眾的喜歡。

《新白娘子傳奇》火遍大江南北,成為上世紀90年代暑期循環播放的熱劇,也成為我們一代人的回憶。

此時的她,才真正的涅槃重生,華麗歸來。

05

因《新白娘子傳奇》爆火後,陳美琪進入自己的高產期,很多TVB經典劇中都會出現她的身影。

《刑事偵緝檔案》中的高敏、《鑒證實錄》中的聶寶意、《妙手仁心》中的徐靜儀等等她演繹的每個角色都透露著女人的自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1999年,距離上一次失敗的婚姻結束13年後,陳美琪終於在對的時間遇到了那個對的人。

他叫祈尚永,是一個美籍商人,雖有些其貌不揚但卻非常穩重踏實。

兩人在一次朋友聚會中認識的,在相識之前祈尚永早對陳美琪仰慕已久,他聽說陳美琪的電腦壞了,就立即自告奮勇「我去幫你修」。

在修電腦的過程中兩人聊起生活瑣事,陳美琪驚喜地發現,祈尚永竟然跟自己一樣非常熱心於公益事業,又非常喜歡孩子。

祈尚永之前也有過一次婚姻,與前妻有一子一女,一次他到祈尚永家做客,發現他雖然表面上看著五大三粗的,卻對孩子非常地細心,頓時對他心生好感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祈尚永對人也非常寬厚體貼,兩人在一起相處讓陳美琪感到特別的輕鬆、自然。

相識五個月後,他們就正式結婚了,對於外界對她不能生子的質疑,陳美琪並沒退縮,而是堅定地說道:

兩個孩子完全滿足了我做母親的願望。

婚後,她把兩個孩子當作親生兒女對待,在亦師亦友中享受著做媽媽的幸福。

對於「繼母」名字,她從不忌諱,她把與孩子相處的故事寫成了一本書叫《我的野蠻繼母》,全書在創作過程中,丈夫一直在溫暖地陪伴著她。

更可貴的是,夫妻二人把這部書的出版費全部用在了救助兒童的慈善事業上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06

2008年,兩個孩子長大成人都有了自己的生活,陳美琪決定收養一個孩子,丈夫也十分支持她的想法。

他們收養了一個女兒,給她取名Lucia,這個女兒讓她再次感受到做母親的幸福。

同年,陳美琪和丈夫在一次公益活動中,又收養了一個來自山西的棄兒,這個孩子是從垃圾桶里撿到的,出生就患有腦積水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孩子到來後,陳美琪的生活也變得忙碌起來,餵奶,換尿布,她樣樣親力親為,很認真地給孩子選擇幼兒園。

如今這個孩子已經有十四五歲的年紀,身體非常健康,一向以家庭為重心的陳美琪,對孩子的教育更是十分重視,但凡遇到孩子考試,從不出去工作。

每次在鏡頭前談起兒女,一向溫婉的陳美琪總會忍不住眉飛色舞。

陳美琪說:「我從不覺得不生育是種遺憾」,因為她在陪伴4個兒女的成長中,她已經體會到了作為母親的驕傲和幸福。

說到底,家庭才是每個人最終的歸宿,晚年能夠享受到天倫之樂才是最大的幸福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如今的陳美琪已經63歲,對很多事情都已看淡,曾經遭遇的傷害也在歲月中漸漸被撫平。

重提舊事時,她臉上多了幾分淡然,她說:

有悔意,還不算太壞。

有那麼一瞬間,我們甚至感覺她在說的,是發生在別人身上的遭遇。

她告訴我們:「無論是好事還是壞事,沒有什麼事,是過不去的事」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如今的她已很少出現在觀眾的視線里,偶爾現身綜藝節目時,鏡頭裡的她依舊很有自己的風采。

每每看見她的出現,曾經關於「小青」的回憶就會出現在大家的腦海里,觀眾對她喜愛仍然不減當年,曾經那個任性、刁蠻、敢愛敢恨的「小青」,經過歲月的沉澱,也變得更加優雅、淡定、從容,活成了一個女人最好的樣子。

結語

陳美琪曾經在自己的書里寫到,「幸福不是必然,幸福與否,原來只是在乎是否看得開,想得開。」

現在的她也像自己的書中寫的那樣,放下了過去的一切,恬淡、從容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當年在看《藝伎回憶錄》的時候有一句話同樣印象深刻:

無論是怎樣的奮鬥與成功,無論是何等的痛苦與磨礪,都會深入浪濤中,就像水墨顏料潑灑在紙上。

而這句話像極了如今的陳美琪,在經歷過童年的顛沛,小三的挑釁,離婚的打擊,失去做母親的權利之後,她從痛苦中磨礪自己,終於贏得了事業巔峰,收穫了家庭的幸福。

她不停留在過去,而是慢慢地享受生活的平淡,在自己的心靈深處真正尋覓到了一片屬於自己的寧靜。

祝願這個淡定、從容、善良的女人一直這麼幸福下去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